「因為,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;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。 一宿雖然有哭泣,早晨便必歡呼。 […]

張茂松:把悲傷留給昨天